当前位置 : 主页 > 物流网站 >人们对爱情的一大幻想,就是以为我们可以自己选择要爱谁

人们对爱情的一大幻想,就是以为我们可以自己选择要爱谁

阅读356
让我们坠入爱河的只是想像力

这未免想得太美了。如果你不想对爱情失望,最好尽可能用最冷静实际的眼光审视爱情。

法国名作家司汤达(Stendhal)在《爱情论》(De l'amour)试图理解并放下他对玛蒂尔德・邓博夫斯基(Mathilde Dembowski)的单恋。一八一八年,司汤达与她结识并爱上这位女子,但她从未回应他的爱。他表现得越明显,玛蒂尔德就离得越远。他在书里阐述他对爱情本质的犀利见解,他将爱情比喻为「结晶作用」。司汤达写道,如果你爱上一名女子——

司汤达更进一步推论,当你怀疑对方是否回报相等的爱,大脑就会出现第二次结晶作用,也就是继续加深爱人的完美形象。为了减缓疑虑,你会寻找对方爱你的蛛丝马迹,一旦找到了,「结晶作用就会释放新的魔力」,使爱人更臻完美。一开始你或许看到了对方的美,于是展开了结晶过程,不过「爱情会自动发觉对方美的一面,而忽略她真正的美。」(《爱情论》)

显然司汤达说的就是想像力在爱情扮演的重要角色,结晶作用只是其中一个例证。其他例子好比说我们觉得某人很有吸引力,但我们不是真的喜欢他的本质,而是当下认识这个人的情境,或者他的名气等其他附属价值,令我们深受吸引,这时想像力的力量就会发挥作用。另一个例子是,即使是长相普通的人,也可能因为他们拥有的物质资产,或者从事的职业,而显得特别有魅力,甚至称得上美丽。

在上述情况中,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对象的本质,反而是他们外在的装饰激起了想像力,使我们误把外在装饰的光环放到他们身上。要不是我们想像力丰富,世界上可能根本没有浪漫爱情这回事。我们凭着想像力,在爱慕的对象身上罩上一层层的希望、想望、慾望、需求和恐惧,这些情绪恐怕和对象本身一点关係也没有。结晶作用的问题,与其说浪漫爱情被想像力主宰,更可怕的应该是想像力会使人盲目,看不清当下真实的样貌。对此司汤达的评论是:

司汤达用法文撰写《爱情论》,但上述引文的「毫无规则」(wayward)却是英文,更加突显陷入爱情的人表现有多奇特。无论如何,所有对爱失望、或是付出却没有回报的人都会学到教训。司汤达提出了一帖疗方,专治在爱里受的伤。疗方的目的不是斩断对爱的感受,这幺做就太荒谬了,司汤达要教我们如何处理对爱情的失望。他说:如果你对某人的爱得不到回应,或者令你痛苦万分,请你记住,尤其是还没陷得太深的人,你现在正处于一种发狂状态,无法完全看清对方的本性,也认不清自己的处境。如果你能想通这一点,或许就能幸运地抽离。

另一种应对失望的方法是,把痛苦当成对生命更深一层的了解。我认识一位朋友,他曾经有一段时间,经历的失败恋情已经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次数。那阵子他常觉得自己有够悲惨。不过后来我才了解,他愿意一再尝试恋爱,是因为他知道恋爱可以满足他对人类行为的好奇心。他想要靠着某种方法确认所有事情,无论好坏,而谈恋爱就是其中一条路径。法国哲学家沙特(Jean-Paul Sartre)也像这位朋友一样,他在日记里写下——

这样的立场值得深深敬佩。当然你首先必须很能忍受艰苦,才能从这个角度看自己,而且如果这是你的生活态度,你很有可能会走向自我毁灭。不过如果你能把没有回报的爱或对爱情的失望看成一扇窗口,带你体验人生不同的风景,打从心里接受,你绝对能得到更多关于自己和人生的珍贵体悟,进而理解痛苦的意义。

儘管司汤达认为爱只是一种发狂状态,他也不是愤世嫉俗的人。他并不否认爱情很珍贵,也不否认浪漫的爱情确实存在。前文也提及,他说爱情是人类最极致的欢愉。他只是认为人们应该实际一点,别让自己陷入对爱情的幻想,就如同新约圣经里对爱的描述。

停止追求无条件的爱

人们对爱情的一大幻想,就是以为我们可以自己选择要爱谁。我们常把爱情和家庭关係拿来比较:你不能选择家人,但你可以选择要跟谁做朋友、跟谁交往。如果抱持这种想法,一旦爱情出了差错,我们就会陷入徒劳的罪恶感。我们会想:「是我自己选择跟这个人在一起,我应该能经营一段成功的感情。如果我办不到,如果我们走不下去,那我就该感到罪恶羞愧。」无论当事人有没有表现出来,这种想法都会不停纠缠着感情经营失败的人。

但在我看来,我们以为可以选择要跟谁相爱,根本只是自我的幻想。先不谈我们与谁相遇完全是看机缘,光是我们为何会在第一时间受某人吸引就已经是个谜团了。这种事的掌控权几乎不在我们手里。我们可能遇到一个善良有美德、完全无从挑剔的人,但就是对他没感觉,反倒是另一位没那幺多优点的人,我们不知为何就是深深受他吸引。或许,正如司汤达所说,问题就出在那个人戴的帽子:

光一顶帽子就能决定相爱的命运,多幺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如此。或许那顶帽子以某种神秘难解的方式,透露出男士可能有某种特质不受女孩青睐。又或者,另一顶帽子也能发挥完全相反的功效,成为吸引我们的特质。无论是加分还是扣分,我们都无法选择帽子对我们的影响。

我们千万要记得,自己当初可能只是因为行为举止、举手投足或说话方式之类的小事就爱上对方。如果你自认有选择爱人的能力,最后难免会陷入先前提到的罪恶与愧疚。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该努力经营感情,任何人过了发狂的第一阶段,稍微恢复理智之后,当然都要为感情付出努力。但我们必须了解,传统世俗所认为的无条件的爱情并不存在。

如果你和某人交往,两人相处出了问题,除非你已经受够这段关係,否则一般人都会想办法克服难关。但是你千万不要坚持真爱应毫无保留地付出,也不要责怪自己无法给予无条件的爱——这样只会让情况更糟。这时候,你应该对自己诚实,并重新检视当初是什幺事情燃起彼此爱的火花,从那方面继续努力耕耘,培养感情。与爱人沟通是必要的过程,不过买一顶搞笑的帽子送他、一起去看一场闹剧电影、邀请几个朋友一起吃饭,或许都更能让感情回温。尼采所说的「从深度出发的表面功夫」就有这个意思。

我们必须时常回到第一次见到对方的心情。阿兰的《论幸福》有一篇描述情侣生活的短文,他建议遇到感情问题,最好带着伴侣与其他人多多相处。有别人在场的时候,我们就得注重礼节,这时对伴侣的负面情绪往往会消散。更重要的是,其他人可以转移注意力,防止我们陷入负面情绪的自溺。阿兰表示:「所以情侣不该与世隔绝,只依赖彼此的爱。」显然阿兰的意思是,当你们处在人群中,那个情境就像你当初认识对方的时候一样,你更能回想起一开始对方吸引你的特质。如果爱有条件,那就尽量满足条件,别试图追求无条件的爱。

►家人的相处就像化学反应,就算引发大爆炸也是自然现象

书籍介绍

《艾伦・狄波顿的人生学校:拥抱逆境的生活练习》,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克里斯多夫・哈米尔顿(Christopher Hamilton)

家人为什幺总爱和自己唱反调?
A:理解一个事实:我们永远长不大。我们随时都可以退化成幼童,父母一不顺我们的意,我们就会气得跺脚──我们永远要记得自己的愚蠢。

为什幺老觉得对方不够爱我?
A:千万不要坚持真爱应毫无保留地付出,给你个建议:给不起的就不要给。想要婚姻维持三十年幸福美满,祕诀就在:不要期待太多。

病痛为什幺偏偏找上我?
A:如果我们遇到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别人身上,那就没什幺好抱怨了。儘管疾病轻易就能击败身体,还是能多看看身体的可爱之处,拜其所赐我们才能感受到这幺多的快乐。

死神非来敲门不可吗?
A:我们应该多想想死亡,才不会觉得陌生,就算开心的时候也可以思考。古埃及人会在宴席和庆典中间向宾客展示一具人骨,以示警戒。哲学家蒙田也曾说:「教导人类如何死亡,就能教他们如何生活。」

家庭、爱情、病痛和死亡——我们能克服的挑战其实远比自己以为的还多。

人们对爱情的一大幻想,就是以为我们可以自己选择要爱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