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相机自然 >克罗埃西亚篮球救世主!Saric成为费城的一段神话

克罗埃西亚篮球救世主!Saric成为费城的一段神话

阅读479

在NBA联盟中,客队的更衣室意味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空间,哪里缺乏色彩和舒适感。记者们踏着地上一堆已经被汗浸透的球衣,爬进了更衣室,在客队更衣室里面他们倾听球员对于比赛的总结,并且多半都是他们那里做的不好。这没有空间去给你逗留。这是一个你一分钟都不想多待的地方。

克罗埃西亚篮球救世主!Saric成为费城的一段神话

在4月21日的下午,76人球员出现在热火主场美航中心的腹地,他们看起来似乎很开心,虽然他们的周围是苍白的墙壁和赛后发出的紧张气氛。一群媒体工作人员正在记录他们G4击败热火的赛后的表现,他们从中间挤了过去。菜鸟后卫Ben Simmons第二次参加季后赛记者会前,他对着空气点头微笑,看起来就像是迷失在自己的想法中。全明星中锋Joel Embiid还没脱下球衣,就已经被一群麦克风包围了,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直到球队的公关打断了他们。看起来就像是费城在季后赛得到领先优势是十分奢侈的一样。替补后卫TJ McConnell对着一盘鸡肉和蔬菜大快朵颐。另一个后卫Marco Belinelli站在更衣室的另一个角落,他被人群挡住不能去到更衣室的另一头,无奈似乎看起来就写在他的脸上,但是这也能够理解。

他们中最悠闲的莫过于Dario Saric了。这位二年级的前锋已经洗完了澡,并且开始归置东西为了回家的班机开始準备。经过这个赛季,Saric成了让球队具有优势和佔据主场优势的重要一环,现在他找到了完美的补充得分手定位,并且做双帝身边的进攻发起人。在季后赛中,在首轮已经打完的5场比赛里面,他三场都得到了最少20分,经常在关键时刻成为球队的大心脏。

McConnell说:「我爱这个家伙。」一个原因是:「他真的想要,渴望去赢球。我曾经和很多人一起打球,大家都想赢球,但是Saric真的出了赢球什幺都不关心,这确实少见。」在首轮对上迈阿密G4赢球以后,Saric慢慢享受这一段时光。当他穿好衣服,他听到了有人叫他。

「嘿,Dario!」

他抬起头,看见在更衣室另一侧的一个球队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正拉开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里面的76人T恤。在过去的两场比赛,随着76人征战客队的球迷,穿着球队的衣服在热火队主场外面逛游,庆祝球队历史上令人激动的时刻。他们穿着「相信过程」和「世界上只有两种球队,一种是76人,另一种是其他队」的衣服,还有一些穿着歌颂伟大国父Sam Hinkie的衣服,上面写着「Hinkie国父的离开,是我们的罪过。」但是Saric被员工选中的衣服搞得眼前一亮:那衣服上印着「我兄弟Saric」,还有Saric的头像印在衣服上。

「兄弟我跟你说,这衣服太贵了。」Saric一边笑一边摇头。

但实际上,那些衣服是免费的。在四月的一场比赛前,球队送出了2500件。后来,Saric周边产品已经在市场上氾滥了。市面上有Supreme logo+Homie文字,克罗埃西亚国旗+Homie文字,穿着西装Saric+Homie文字,大头贴+Homie文字的衣服,还有超级Dario,Dario兄弟,画素风Dario的衣服。在一支年轻人才济济的球队,在一座有着2018超级盃冠军和2018NCAA冠军的城市,这位从达马尔提亚海滩进口的国际球员,已经在费城体育的新图示上为自己留下了一席之地。他三分出手极具威胁,低位背身技术细腻,传球精準制导,篮板拼抢凶狠,对任何形式的竞争都带着渴望。」在2016年,费城总教练Brett Brown说:「从来没有之一他血液中的强硬。」

在他9年的职业生涯里面,Saric成为了克罗埃西亚篮球的救世主,并且成为费城的一段神话,刺激着球迷的心跳,他是一个童话英雄,一段民间故事。这个月,他终于嚐到了季后赛的滋味,和其他的76人年轻核心们一起。他的得分能力,还有在关键时刻的掌控能力,成为了费城和迈阿密搏斗的关键,并且在他们对上波士顿的第二轮比赛中会至关重要。

现在,全国的电视观众都已经可以一窥Dario Saric作为76人一员的表现。而克罗埃西亚人早就爱上了这个球员,他的一系列拿下比赛的操作,他是不是不受束缚的表现还有有时候甚至看起来有些愚蠢的比赛强度,都深深地吸引着克罗埃西亚人。在场上,他是单纯的没有花花肠子的人。他因为在採访时候大声问候了对方,并且在罚球时手舞足蹈而为名。他对于肆无忌惮的爆粗口而道歉,而至今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唱歌跳舞。在进入暂停的时候,他对于相互击掌有着十分敏锐的嗅觉。对于对手而言,他十分讨厌,在三月份大胜骑士的比赛末尾,在Saric大力扣篮以后,他叫嚣让骑士队的Jordan Clarkson用球砸他。而在这样一支让大家感觉到十分完美的年轻球队中,他是一个完美的年轻角色球员,并且理应得到大家的喜爱。

现在,他的动力很简单:「我只是想一直打球。」在迈阿密一次下午训练之前,他坐在场边说道。76人能在季后赛更深入,他就能有更多的比赛可打。他说:「我爱打篮球。我爱训练。我享受和球队在一起的感觉。和别人一起飞行,和他人一起竞争,作为一个球队一起成长。每天都能做这些事情,这些人应该和我一样幸运。」

在仅仅职业生涯的第二年,Saric对于他的技术找到了完美的定位。一个全面的大前,在一个位置诡异的球队当中。他在三分线外和禁区之间游走来去自由。他能命中3分,并且找到空切球员。这个赛季三分球命中率39%,场均2.6个助攻。他给低位背身要求的大帝喂球,也能在人群中闪转腾挪自己取分,他也能在场上任何位置游走,给他们的内线大帝拉开空间完成得分。Saric对于控卫Simmons的动作和持球偏好理解上也有自己的诀窍。Saric得到了Simmons超过5分之1的助攻,以上数据来自NBA官网。

当76人已经成为了一个潜在的长期争冠球队,Saric现在看上去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是一个能够和球队未来两名MVP一起打球的球员。在首轮G3对证热火的比赛中,他展示了自己全部的才能:恰到好处的空切,来去自如的走位,精準制导的传球,还有坚不可摧的篮板。

首轮系列赛对于费城来说可能是一场灾难。热火队很快,并且身体强壮,有时候甚至是有点野蛮了。对于一个天赋溢位但是经验不足的球队,会把对手碾成粉末。热火亮出了柺子,推搡对手,还有Justise Winslow那出其不意的三分都十分难缠,每次热火想要控制住局面,76人都会给予回应。很多时候,Saric都是参与其中。在G3比赛中,当James Jones火锅了他的出手,他把球拿了回来吊球给Simmons,Simmons扣篮得手。当Jones在转换中来冲撞他,他用一个左手的强硬上篮火影。当防守人在一瞬间鬆懈了,Saric就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他三分7中4.得到了21分,7篮板还有4个助攻。当那天晚上,系列赛看起来要打到抢7的时候,Saric在费城第四节32比14痛击对手的过程中,成为了关键人物,让一场拉锯战变成了大胜。这支球队因为天赋给欣欣向荣,但是Saric的能量让他们更进一步,他的重拳和哨响后的怒吼都要给了大家力量。

克罗埃西亚篮球救世主!Saric成为费城的一段神话

76人总教练Brett Brown之后对媒体说道:「他并没有被这个时刻所困扰,今晚我们打出了韧性。我们有一个技能包。你能看到他们的激情, 他的表情和身体语言从球场上脱颖而出。我觉得他很棒。」

对于76人的球迷,Saric很长时间的存在都像是一个传说,作为一个被认为技巧优秀,并且具有十足竞争力的长人,还可能是他们的结合体,如果他不登上飞机来到美国的话,那一切都是泡沫。他们在2014年选秀夜把Elfrid Payton送到了奥兰多换来了Saric,这仅仅发生在他和土耳其球队Anadolu Efes签下三年合约之后的几天。然后,76人在接下来的两个赛季里面基本上都是在NBA战绩最底部徘徊,并且在15-16赛季基本上打出了NBA历史上最差的战绩,而此时Saric还留在博斯普鲁斯式海峡的海岸,带领着Efes进入了篮球欧冠的4分之一决赛。

76人的粉丝从Youtube上面的高亮集锦上面可以一瞥Saric的风采,但是一些当地的媒体质疑道他会不会就留在欧洲打球了。如果Saric选择在土耳其再打一个赛季,他就会超出新秀合约的薪资範围,并且可以去和费城签下一个更诱人的合约。现在,他说他从来没有认真地思考留在土耳其。他说:「我从来没有想要待在那里。这是NBA。世界上打球最好的球员都在这里。当然了,这一直都是我的梦想。即使当年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在篮球成为他的职业很长时间之前,篮球一直都是Saric用来冷静下来的工具。他从小就开始打球,据他自己所说,他当时处于「烦人」、「过动」的阶段。他的妈妈, Veselinka总在每个下午会和朋友们喝喝咖啡聊聊天,但是每天她都要面对一个问题。Saric这孩子太闹腾,一刻都安静不下来。Saric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她想要去朋友家,这时候我妈就会说,‘好吧,把Saric放出去打球吧。让他去消耗他的体力,等到他累了就会安静下来。」

Saric 1994年在Sibenik的一个小镇上出生,那是一个对于篮球情有独锺国家的一个小城市,处于长期战争区域的周边。Saric的父母,Veselinka和Predrag,在当年南斯拉夫还存在的时候,都是篮球运动员,而南斯拉夫也涌现过一些NBA球员,比如Drazen Petrovic还有Vlade Divac,在1980年莫斯科奥运上得到了金牌,1968,1976年斩获银牌,并且在1984年收穫一枚铜牌。Saric说:「你生长在这,你听过关于这些对于所有的故事,你知道他们曾经打的有多好。」

1991年,克罗埃西亚宣布独立,这也是这一片地区战争年代的开始,而南斯拉夫最终也变成了7个独立的地区,克罗埃西亚,斯洛维尼亚,波斯尼亚和赫塞哥维纳、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和科索沃。大概有2万人在克罗埃西亚和南斯拉夫的战争中丧命。在战争接近尾声的时候,1994年Saric来到了这个世界,克罗埃西亚独立了。

克罗埃西亚篮球救世主!Saric成为费城的一段神话

Saric成长与一个和平的克罗埃西亚,作为一个孩子,他几乎每天都在以前NBA球星Petrovic命名的篮球学校里训练。在他15岁那年,他锋芒初现,人们已经把他和前南斯拉夫最伟大的球员Petrovic开始比较,「手枪」作为一个6尺5身高的后卫,从1991到1993点燃了NBA的激情,直到他在德国发生车祸不幸离世,他在世界篮坛变成了一个传说,作为一个具有惊人竞争力的球员,他的生命戛然而止,没有机会向世人展示他的全部才华。在他离世后的第9年,2002年他被选入了篮球名人堂。在2009年,克罗埃西亚杂誌Super Kosarka称讚Saric是这个国家的下一个希望,称这位年轻人是「一个和Toni Kukoc一样高的进攻发起点,并且和手枪有一样的天赋。」

作为一个依然痴迷于篮球的国家,克罗埃西亚人盼望已久,希望有一个人能在体育届延续Petrovic的传说。在90年代,Petrovic,Kukoc,还有前塞尔提克球员Dino Radja的成功以后,克罗埃西亚已经很久时间没有人为NBA输送过球员了。那些80年代出生的天才球员在战争时期度过了他们成长的黄金期。出生率在90年代初直线暴跌。就像Saric和魔术后卫Mario Hezonja代表着新生代的球员,他们出生和成长在和平年代,他们将会把克罗埃西亚篮球再次带回到世界的舞台之上。

但是Saric对于自己和Petrovic的比较却不是很买帐。他说:「媒体的言论并不公平。他们二人是不同型别的球员,并且比赛风格也不尽相同。手枪是一个传奇。在克罗埃西亚他是人尽皆知的。」而Saric的爸爸却愿意拿他和其他球员比较,他告诉杂誌社:「我敢说我家Dario就像Petrovic。他也许天赋比Petrovic更高。」对于这种不同,老沙说:「手枪就像一个你从来没见过的工人,而我家Dario每天都训练3-4个小时。我一直告诉他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是他从来不这幺认为。原因很简单,他不是只鸟。」

这些话在今天看起来有点扯远了,当他在世界体育最高书评和最大的舞台上打球时,从教练到队员都在不停地说Saric的激情和比赛中的强硬。儘管,他爸爸说的和他当年的记忆确实一样。他的父亲有一段成功的职业生涯,但是从来没有成为克罗埃西亚的头号球星的水平。他在Saric身上看到了自己不能企及高度的潜能,而且他也有很特别的方法去达到那个高度。Saric说:「他对我真的很严格。」老沙总是质疑Dario的决定,批评他2012年加入克罗埃西亚球队Cibona Zagreb ,并且后来公开质疑他儿子是否準备好去NBA,这件事就发生在Dario被选中的几个月以前。

克罗埃西亚篮球救世主!Saric成为费城的一段神话

当他们这幺说,他们在战斗。几个月来,他们没有说一句话。他的父亲一直都在和当地的记者说他有多失望,但是Saric一直都在尝试让他变成一独立的人。2014年的一天,在他最终进入NBA选秀的前夕,Saric记得,他的母亲把他和他的父亲叫到一起,让他们二人坐在饭桌上。他记得他的母亲问到:「你们在干嘛?你们为了篮球而奋斗,你已经在这个家里待了20年,你们俩人互相不说话,只是因为你不同意你儿子怎幺打球?」

Saric现在笑着回想起他和父亲的「战争」。他说:「我们是一种人。让我想想用英语怎幺说,我们都是有一些东西在我们脑子里,并且我们都十分坚定,永远不变的。我不知道怎幺解释。」

「固执?」我问。

「对,就是固执!」

当Saric2014年进入NBA,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被认定为会成为一个乐透秀。「我父亲很老派,他总是说过去的篮球才醇香。并且他总是说Kukoc,Petrovic,他们之所以能在NBA表现抢眼,是因为他们在欧洲早已经身经百战,直到他们準备好。」当76人拿下他的签约权两年后,Saric还身在土耳其。他现在回头看自己去伊斯坦堡的决定就像是一小步,但是这也许抹去了他去NBA的阵痛期。他说:「我得到了作为一个新人去一个新的国家的经历,面对了更高水平的竞争和对抗。在来NBA之前,我就体会了那样的情景。」最终,在2016年,他说自己準备好了。登上了飞往费城的飞机,和76人签约,那年他22岁。

很多篮球圈里的人是对于欧洲篮球的发展模式一直以来都称讚有加,他们说欧洲的孩子们只要他们自己準备好了,就可以随时成为职业球员,他们练得比打的多,更加重视技巧,而不是依赖身体打出好的比赛。这是一片给我提供了Arvydas Sabonis的传球,和Dirk Nowitzki的跳投,并且让Petrovic成为了NBA最好的得分手之一成为NBA,并且给NBA送来一波空间型4号位,而在此之前很少有美国本土大个球员尝试去投底角三分。Saric,儘管在克罗埃西亚和土耳其表现可圈可点,但是欧洲顶级球员的讨论中,他名落孙山。

「在欧洲打球,作为一个球员成长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你犯了一个错误,你丢了球,然后你这场就没了。很多教练都是这幺做的。」Saric在两年的欧洲Anadolu Efes的职业生涯中,场均得分都在10到12分之间,这比他两个NBA赛季的平均分都要低。「在那里打球的球员没什幺自主做出决定的权利,所有进攻都是挡拆,挡拆和挡拆,或者就是挡拆加上别的。你没有自由去在比赛中单打。」Saric耸了耸肩继续道:「实话说,如果我在那待的太久,我就不会成为像现在这样优秀的球员。我需要到NBA打球。」

他指着场上的Markelle Fultz,Fultz是球队极具天赋的菜鸟后卫,但是这赛季因为离奇和神祕的肩伤缺席了很多的比赛,有些人建议他应该加强心理建设而不是身体疗伤。「看看Fultz,他有惊人的潜力。如果他在欧洲,那他的潜力会被扼杀。他有一种特别的天赋,但是他需要空间去成长。我们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环境。他得到了支持,和专业的训练,还有一切。他正在开发自己的潜能。」Saric继续环顾球场,然后目光停留在了Simmons身上。「要是Simmons在欧洲打球,他没的选择,他肯定会被推上4号位。6尺10的后卫?不存在的。Simmons很惊人。并且他的表现让人不敢想象。但是,欧洲的教练都害怕去冒险。这让球员很难去成长。」

在首轮G3比赛以后,教练Brown坐在记者会的桌子后面,称讚Saric的成长之路,追寻他的轨迹,从达尔马提亚的海岸到位于大西洋海岸的费城。Brown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在澳洲执教,他说:「我在国际篮球联赛执教了17年,我知道他在过去所处的环境。」他曾经问Saric是否有海外打球的经历,比如全场都是疯狂的观众,而且赢球后有很多的的奖金。这样的话,他就已经为了季后赛的强度做好了独特的準备。Brown说:「欧洲联赛是一个水準的篮球联赛,奥运是高水準的篮球比赛,打进篮球欧冠是高水準的比赛,NBA总冠军是高水準的比赛。在他14岁开始打球的时候,他已经耳濡目染了很久了。他来自一个篮球世家。所有的这些经历加起来,让他在现在这个时刻可以游刃有余。」

克罗埃西亚篮球救世主!Saric成为费城的一段神话

他说的没错。在他第一次踏上NBA地板之前,在2016年里约奥运上,Saric在对上Manu Ginobili带领的阿根廷时拿下了双十,并且在对上西班牙的时候,火锅了Pau Gasol的投篮,保住了球队的胜利。他有精英级别的天赋和足够的资本。但是当被问到,他在欧洲打球的经历,是否能让他在季后赛,比美国年轻球员更好的适应季后赛强度的时候,他耸了耸肩:「我猜测你可以说,在欧洲每一场比赛很关键,每一次进攻很关键,也许确实从其中得到了一些经验。因为在欧冠打球就是要幺晋级要幺钓鱼。但是在这,大学篮球巡迴赛不也是一样的吗?我不知道。有什幺不一样的地方。」Saric表示从来没有为自己走的路而感到后悔。他只是不接受,欧洲打球的经历要比在美国AAU和大学联赛打球要更值钱这个观点。从那以后,他和他爸爸的关係有所改善。「即使我们的意见有分歧,但是我认识到我有机会从他的比赛中学到东西,而其他的球员没有这种机会。对于他在我身边,我十分感激。」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他的目光在哪里停止。他在开始训练前环视球场,他看到一群记者环绕着一群队员,他们都在谈论着这个球馆里的下一场比赛会被全世界各地的观众在电视上收看。他说:「没什幺,这就是NBA季后赛。」

他感觉很好,他感觉不错。他说:「我现在感觉很舒服,我正在学习怎幺打出我自己风格的比赛。」但是过去并不是一直这样。当Saric刚刚到费城的时候,他把自己的热情推到了极致。McConnell说「他还不了解NBA,他打出一场正常水平的比赛,然后觉得那就是世界尽头了。那就像他没意识到‘朋友,我们明天或者后天还要打一场比赛。回家,忘记,为下一场準备好。NBA汇聚了世界上最好的球员。这种事常发生的。」

在去年一月的一个晚上,76人做客布鲁克林对上篮网。那一晚,他13投5中,拿下了18分还有5个篮板,这个数据并不是多幺抢眼,但是就是那一晚,他说有什幺东西打通了。Saric说:「我曾经十分迷茫和挣扎,但是那一晚的比赛让我明白了,怎幺让比赛为我所用。而不是再让比赛牵着我的鼻子。我做了一些十分简单的事情,我努力防守,寻找简单上篮的机会,製造罚球。我学会了怎幺样才能不在刚上场的几分钟里面,就把我的能量耗尽。」在去年最佳新秀投票得分达到第二名之后,Saric在去年二月场均17分,三月场均18分。McConnell说「他在不停地防守,不断投篮,不断前进。你可以看到他每一天都变得更像一个球员了。」

有一些76人的球员认为他去年得到最佳新秀投票第二是不公平的。在去年三月对上湖人轰下29分以后,当时受伤的大帝打断了Saric的赛后採访,他大叫到:「他才是今年的最佳新秀。」当Simmons证明自己有能力赢下今年最佳新秀奖项以后,他对记者说:「我有一种感觉,我今年赢下这个奖的话,不光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Saric和Embiid。如果没有他们的话,我也许不会拿下这个奖。他们让这一切变得简单。」

在这个赛季开始的时候,大家对于他如何和需要手里有球的Simmons还有内线背身霸主Embiid一起在场上打球的问题表示担忧。他这个赛季开始失去了先发位置,Fultz顶替他进入先发。在Fultz受伤以后,Saric又回到了先发阵容,展示了自己的万金油属性,并且成为了球队不可获取的一部分。McConnell说:「他打的」

他学会了去控制自己的强度,而不是让后者控制自己。他还是会挥拳儘管那时明令禁止的,他还是对和对手怒目圆瞪,他还是因为偶尔吃到技犯而出名,就像他在首轮G4做的那样,在那场比赛他被摄影机抓到口型像是在问候对手全家。他旺盛的经历让他的妈妈在他小的时候,把他扔到篮球场,并且现在把他送到了NBA。他的轴让他和自己的父亲冷战几个月,现在让他成为了一个职业篮球的助推剂,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能把胜利的天平倾向于自己的球队。所有的事情把他带到了费城,让他们进入了季后赛2轮,并且是在这样一支目标总冠军赛的球队当中。

季后赛的气氛让Saric沉醉,他说:「没有一件事和季后赛相同,这种能量,观众,球员,所有的都不同。我不想让这一切停下来。」

「永远别停下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