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引资圈新 >行动支付科技救苦救穷,助辛巴威海外劳工汇钱回乡

行动支付科技救苦救穷,助辛巴威海外劳工汇钱回乡

阅读632
行动支付科技救苦救穷,助辛巴威海外劳工汇钱回乡

辛巴威经济崩溃已是众人皆知,2015 年 6 月时,辛巴威宣布废除因为严重恶性通货膨胀而已经一文不值的辛巴威货币,以兆计算的辛巴威币只能换上 1 美元,在经济动荡、百业萧条下,受苦受难的辛巴威人民只好大举逃离辛巴威,在外国工作汇回辛巴威的款项,成为国家与家庭的经济重要支柱,但过去汇款成本高昂,成为穷人家庭一大负担,随着科技渗透非洲,如今他们得到意外的援助,那就是:行动支付。

自从脱离英国独立以来,辛巴威在强人总统穆加比的诸多「反经济」政策下经济每况愈下,2000 年时政府支持的民兵强行夺佔白人拥有的农场,却不具备白人原主的经营知识,导致农产暴减,菸草出口大降,外汇收入剧减,中央银行又为了支应挥霍无度的政府开销大印钞票,辛巴威货币通货膨胀到成为世界笑柄;2009 年不得不开放美元与南非币为流通货币,最终还是不得不废除辛巴威币,辛巴威失业率飙高达 95%。15 年来,辛巴威 1,300 万人口中,有约 300 万人逃离辛巴威,前往国外讨生活,其中大多前往邻国南非,在英国的辛巴威人也从 5 万人激增到 50 万人。

在外工作者汇回辛巴威的款项,成为辛巴威经济命脉。在 2014 年,汇款总额高达 18 亿美元,为辛巴威 2014 年 GDP 的约 13%,更相当于含矿产在内的所有出口所得(约为 18.5 亿美元),汇回款更在 2014 年一举超越慈善援助款,成为辛巴威最大外汇来源。2009 年到 2014 年,汇回辛巴威款项高达 35 亿美元,而这还不包括经过走私管道回到国内的款项。

这些在海外辛苦赚钱的辛巴威人要汇款回国,在过去得面临最高等级的费用,据世界银行统计,2013 年时,南非州是非洲大陆上汇款成本最昂贵的地区,汇款之中有 21% 用于支付汇费;相对的,以南亚来说,汇款成本只有 6%,辛巴威人已经够穷,汇钱回家还被坑 2 成,对穷人可说是雪上加霜。

汇款机构形同虚设

为何汇款成本会高到如此离谱?过去辛巴威金融汇兑主要仰赖老牌汇款机构如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与速汇金(MoneyGram),不过,多数辛巴威人是文盲,也不具备相关金融常识,加上过去辛巴威政府的外汇管制,以及南非的洗钱管制措施,导致难以利用汇款机构,反而是仰赖跨国界营运的计程车司机或是公车司机,代为把款项交给家人,不仅费用高昂,如许多司机的抽成 15%,还常面临款项遭私吞、款项延迟许久才送达,或是沟通不良导致耗费大量跨国电话费等情况。据慈善机构「人民对抗受压迫与贫穷」(People Against Suffering Oppression and Poverty,PASSOP)2012 年时调查,高达四分之三的辛巴威人都採取这类「非正规汇款」方式,其中 84% 曾遇上各种麻烦,使得平均下来总汇款成本相当惊人。

不过危机就是商机,辛巴威人的苦痛,也成为新创事业的创业良机,2007 年时,英国辛巴威移民罗伯‧布瑞尔(Rob Burrell)就发掘了这个商机,罗伯自嘲本是连续创业失败者,最初想开一间连锁咖啡店失败,想拍摄独立电影也失败,还参与摇滚乐团想成为明星,现在还在努力中,想发明可绕过辛巴威国际电话限制的国际电话卡仍旧失败,不过,他却在汇款业务找到了起家的良机。

2007 年,罗伯共同创办汇款网站 Mukuru.com,专为海外辛巴威人从英国及南非汇款回辛巴威,汇款手续费用为 10%,不仅低于计程车司机,也比多数银行汇款手续费还低,Mukuru.com 利用网路营运,以简讯与电子邮件通知用户确认汇款,2013 年之后更直接发行手机 App,数位化的商业模式,加上设立于金融管制较为宽鬆的英国,让 Mukuru.com 有了成本较低的竞争优势,不过,其南非汇至辛巴威的业务,还是要与当地政府管制与金融机构打交道,南非央行曾表示希望将手续费率压到 5%,对于这点,罗伯表示,在南非金融法规与各种成本下有困难。

然而,行动支付科技的发展却为辛巴威穷人带来新生机,这场支付革命源起于 2002 年,一项研究发现,在乌干达、波札那与迦纳,缺乏成熟货币体系的人民,自发性的用手机通话时间来当交易工具,彼此转来转去,成为另类货币,研究团队接触莫三比克电信公司 MCel 之后,2004 年,MCel 掌握这个商机,发行通话时间转帐机制,国际电信大厂沃达丰(Vodafone)见状,打算有样学样将这样的机制引进肯亚,2005 年起开始测试,2007 年正式上线,名为 M-Pesa,即为「行动现金」之意。

在肯亚,M-Pesa 由沃达丰持股 40% 的电信公司  Safaricom 发行,可以存提款、汇款给他人、付帐单、购买通话时间、与金融机构间转帐,至 2011 年在肯亚已经有 1,700 万会员,发展到2014 年,M-Pesa 交易几乎佔了肯亚 GDP 的半数。沃达丰也积极将 M-Pesa 推广到更多国家,在坦尚尼亚,于 2008 年由沃达丰持股半数的沃达康(Vodacom)发行;2008 年,M-Pesa 进军阿富汗;2010 年进入南非;2011 年进入印度;2013 年进入莫三比克、赖索托、埃及,2014 年进军罗马尼亚,2015 年进入阿尔巴尼亚。

M-Pesa 对阿富汗的稳定起了相当大的贡献,警员薪资改用 M-Pesa 发放之后,由于使用上的方便性远高于当地破碎的货币系统,使得警方比用传统方式发薪的塔利班更具经济吸引力,还产生意外的收穫,原本阿富汗警察有一成员额是「幽灵警察」,也就是所谓「吃空缺」,贪官捏造不存在的员警,暗槓空缺薪水,贪官也向警员低报他们应有的薪资,由贪官中饱私囊,当薪水改用 M-Pesa 发放以后,空缺无所遁形,薪资也照应有的金额发放,基层警员等于实质大幅加薪,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阿富汗政府搞错了,这也才发现原本政府腐败的情况有多严重。

不断降低汇款手续费

2011 年,M-Pesa 的影响力抵达辛巴威,辛巴威最大电信公司 Econet Wireless 以相同的概念发行 EcoCach,在辛巴威的经济乱象推波助澜下,很快冲到 400 万用户,交易额竟然佔了辛巴威 GDP 的 43%,2013 年起,EcoCach 起了进军跨国转帐市场的雄心壮志,2014 年  6 月,与西联汇款以及世界汇款(WorldRemit)结盟,2015 年 5 月,获得南非政府通过可经营南非至辛巴威汇款业务,并于 9 月正式开张,并与南非通路集团 Pepkor 旗下的行动支付服务 Flash Mobile Vending 合作。2015 年 6 月,EcoCach 开通与英国线上汇款公司 Chitoro 之间的跨国汇款服务。

EcoCach 的合作伙伴中,西联汇款将抽取约 10% 汇款手续费,世界汇款则将只抽取 5%,EcoCach 不另行收取费用,相较于 Mukuru.com 的 10% 费用相当具有竞争力,而 EcoCach 的南非合作伙伴 Pepkor 同时也是 Mukuru.com 在南非的合作伙伴,可说 EcoCach 与 Mukuru.com 开始展开直接正面竞争。

Mukuru.com 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找上辛巴威第二大电信公司 Telecel,Telecel 原本也发行本身的行动支付服务 Telecash,2014 年 9 月,Mukuru.com 与 Telecel  宣布将展开合作,让 Mukuru.com 用户可直接汇款至 Telecash 户头,辛巴威央行于 2015 年 11 月核准 Telecel 可经营跨国汇款业务。

然而市场不只两大阵营觊觎,2015 年 1 月杀出一样结合线上与行动汇款服务的 Mama Money,将手续费压低至 5% 抢市,不过限于纯电子帐户间的转帐,否则将额外收取费用,因此 Mama Money 建议用户收到钱也不要领现钞出来花用,以免遭扣银行提款手续费用,而是直接用手机支付消费就好。Mama Money  对于低价抢市胸怀壮志,表示科技进步不应只是让汇款变得更方便,也应该变得更便宜,Mama Money  表示其目标是让手续费最终能压低到趋近于零。

如今辛巴威的汇款成本已经降至 16.5%,虽然还远高于南非州的平均 9.8%,以及世界平均约 7%,但已经可以见到科技进步与商业竞争下,对市场发挥的影响力,EcoCach 与世界汇款及 Mama Money,更进一步让汇款成本往 5% 迈进,使得辛巴威穷人领取海外亲人汇款时,能省下超过一成的手续费用,对于可支配所得紧绷的辛巴威穷人来说,这可说是救苦救穷的天降甘霖。

辛巴威经济崩溃,却成为行动支付演出三国演义的热闹市场,而科技进步与资本家投入商业创新,反过来帮助了经济崩溃下的穷人,过程十分有启发性,只能说果然「生命自会找到出路」。国际移民组织报告指出,移居南非与英国的辛巴威人,85% 都表示是为了家人才远走海外,而有三分之二都表示一旦有机会,一定会回到辛巴威。我们不知在政治与经济上,是否真能让他们有返乡的一天,不过,在科技与资本主义的帮助下,至少他们的辛苦钱,有更多能回到家乡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