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引资圈新 >在创作妖怪故事时,想想「我为什幺会在这个岛上?」──专访《怪

在创作妖怪故事时,想想「我为什幺会在这个岛上?」──专访《怪

阅读506

在创作妖怪故事时,想想「我为什幺会在这个岛上?」──专访《怪

「日本作家京极夏彦说过,研究日本妖怪,就是在研究日本人的心性。」何敬尧说,「我很认同这个说法。」

已经出版《幻之港:涂角窟异梦录》、《怪物们的迷宫》两本短篇小说集的何敬尧,对台湾的妖怪传说及恐怖故事十分有兴趣,在这两本作品当中,可以明显看出他对这类题材的喜好与野心;换个角度讲:何敬尧会开始写小说,原来就打算要写这些类型的故事。

「我的小说阅读是从日本推理作家开始的,」何敬尧回忆,「念台大外文系的时候,我开始读宫部美幸、京极夏彦、三津田信三等人的推理小说,十分入迷,后来也开始读芥川龙之介等人的文学作品。」

大量阅读之后,不免想要自己试试。何敬尧原来想的,是类似京极夏彦或芥川龙之介作品那样带着历史氛围的故事,「我想写发生在某个历史背景中的推理故事,或者是在故事里带入台湾的历史,」何敬尧道,「但真的要开始写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对台湾的历史好陌生啊。我根本不知道有哪些史料可以应用、这里发生过什幺传说。」

因此之故,大学毕业之后,何敬尧转了个弯,改念台湾文学研究所,「说是研究台湾文学,其实更像是一个把历史、人类学和文学等等科目全都混杂在一起的系所;」何敬尧笑着说,「我原来就很认同京极夏彦对妖怪的说法,所以对台湾的妖怪也很有兴趣。」

以妖怪故事为主的《幻之港》在2014年年底出版,书中收录五篇短篇小说,时空背景发生在虚构的十八世纪末台湾中部港口涂角窟;以都市恐怖故事为主的《怪物们的迷宫》在2016年年中出版,书中收录四篇短篇小说,时空背景发生在虚构的现代台湾北部都市盆城。「虽然出版时间隔了一年半,不过这两本书其实是交错着一起写的;」何敬尧说明,「当时我规定自己:写完一篇从前历史的,就要接着写一篇现代的。」

何敬尧对同时创作的《幻之港》与《怪物们的迷宫》採取不同的写作策略,「《幻之港》的故事是从创作当时找得到的妖怪资料去发想的;」何敬尧解释,「《怪物们的迷宫》则想要尝试刻意避开妖怪、但仍能创造出恐怖感的叙事方式。所以后来我想到可以从新闻事件发想,在创作的过程中透过一些变造,读者不见得还读得出原来的新闻事件,不过我希望读者能够感受到我想表达的悬疑与恐惧。」

比较不同时空背景的创作经验,何敬尧比较偏好历史场景,「因为已经读过大量历史资料,所以我发现自己写历史故事时,掌握得比较得心应手;现代场景的掌握度反倒还在尝试,不过写现代场景的故事可以写得比较快。」」何敬尧说,「我希望可以用历史小说为原点,发展各种类型作品,这也是让读者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历史啊。」

对历史小说的诸多可能性及对妖怪的兴趣,何敬尧不只是嘴上说说。「我这几年阅读大量从1624年到1945年这一百多年间与台湾有关的古文书,包括中央研究院的《台湾文献丛刊》,这几乎可以算是台湾的《四库全书》了。」何敬尧讲得认真,「我从这些资料里头,已经整理出一百种以上的台湾妖怪、两百则以上的乡野奇谭。」

「我希望经过整理之后,这些古文资料可以变成更通俗易懂的普及读物出版,不要只是难读的学术论述;」何敬尧将这些资料分门别类、建立系谱,但并不打算藏私,「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创作者拿这些历史资料来当作材料,写出属于我们的奇幻故事。」

十九世纪后半,欧洲人小泉八云因为喜爱日本文化,娶了日籍妻子,用英文记录了从妻子口中听来的日本民间故事,译成日文后成了现代日本怪谈文学的鼻祖;而持续研究古籍纪录,并且重新编写台湾的妖怪与奇案,何敬尧想做的事,彷彿当年从欧洲到日本的小泉八云。「我觉得妖怪是藏在人的潜意识、表层下面的东西,」何敬尧道,「我想藉着创作谈妖怪的故事来研究台湾,想想『我为什幺会在这个岛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