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引资圈新 >人们对脂肪的观点正在改变

人们对脂肪的观点正在改变

阅读733

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凭藉高超的政治手腕,于一九九四年带领共和党赢得众议院议长宝座,成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上任后整合了共和党敌对派系,并制定全面性的〈美利坚契约〉(Contract with America),克服了许多人难以跨越的障碍。他也改革过去保守的立法议程,帮助共和党自一九五四年以来首度从民主党手中赢回众议院控制权。

在一年一度的黄金档电视节目《一九九五年十大风云人物》(The 10 Most Fascinating People 1995)中,主持人芭芭拉.华特斯(Barbara Walters)以一贯的犀利风格向金里奇提出各种私人问题。访谈最后,她问了一个铁定令受访者坐立难安的问题:「你最不喜欢自己哪一点?」

金里奇听了之后沉默,气氛紧张。他是否会回答两段失败的婚姻、惹人争议的多起丑闻,或过去备受质疑的政策呢?不,他没有。

场面顿时变得尴尬,金里奇打圆场地说:「噢,这全是个性问题,我有游泳的习惯,我吃有益健康的食物,但我一有机会,不是喝健力士啤酒就是吃冰淇淋,然后再大睡一觉。」

这是个令人难忘的时刻。即使是位居权力巅峰的纽特.金里奇,内心深处也有个最大的弱点,而这个弱点竟然是他身上的脂肪。

脂肪真是可怜啊!如此遭人咒骂、鄙视与厌恶。它揭露了人们贪吃、无法自制、自尊低落与自卑等黑暗面。我们只想歼灭它,就算不能完全消灭,也要减得越少越好。

人们为了摆脱脂肪,花费数十亿元购买减肥食品与书籍、上健身房、吃减肥药、参加减重谘询及相关疗程。事实上,人类在抵抗脂肪的战役中所投入的成本,比反恐行动的经费还要高。二○一四年,美国国土安全部(U.S. Homeland Security)编列的反恐预算共计四百四十七亿美元,但人民的减肥开销居然高达六百亿美元,其中还不包含每年用于洗脑大众只要摆脱脂肪就能过得更好的十亿美元广告费用。美国无疑是个与脂肪作战的国家。

儘管如此,人们还是过不了脂肪这关。如今,脂肪的影响力更甚以往。美国有超过七千八百万人达到肥胖标準,八百多万人过重;德国则有半数人口过重;英国、匈牙利与澳洲的肥胖人口也相去不远。

脂肪也曾一度受人尊敬

虽然全世界的人都痛恨脂肪,但脂肪可能跟结肠、肺脏及心脏等器官一样重要。

脂肪可满足我们日常活动所需的精力,如走路、说话、跑步和睡觉等,让人体即使为了赶时间而不吃午餐、为了宗教信仰禁食或发懒不吃晚餐,还是能正常运作。此外,脂肪也在我们摄取过多食物的时候发挥效用。如果你抗拒不了诱惑而吃了甜点,应该要感谢体内的它替你吸收多余热量。脂肪就像身体的中央银行,管理过多的热量并在必要时提供资源。它在你享受盛宴时自愿扩张,也在必须维持其他器官运作时无私牺牲。

脂肪不仅肩负储存人体能量的重责大任,根据研究,它还能启动青春期,促使生殖器官运作、强化骨骼、增进免疫系统,甚至扩张大脑的尺寸。(下次骂别人猪脑时要三思了)

现代人耗费数十亿鉅资对脂肪穷追猛打,但并非由古至今的人类都厌恶它。脂肪曾是人类的好伙伴。以游牧维生的先人会囤积脂肪以备不时之需。觅食期间,更仰赖脂肪作为身体活力的主要来源。即使时代更迭、文明进展,脂肪仍旧占有特殊地位,譬如佛陀的丰腴体型即成为其象徵,可说是其主要的独特标记。中国唐朝西元六一八至九○七年间,陪葬雕塑品刻划体态丰满的女性形象,据信可帮助往生者于来世寻得富裕生活。

时间往后推至近期,波提切利(Botticelli)、鲁本斯(Rubens)和提香(Titian)等艺术家也都将脂肪描绘成美丽形体的一部分。而今日《时尚》杂誌(Vogue)所推崇的纤瘦身型在过去无处可寻,除非用于描绘贫苦挨饿的人类形象。

即便在美国,脂肪也曾一度受人尊敬。内战结束后,贫穷人口急遽增加,但仍有一些人努力打出一片天。与世上其他如黄金或宝石等珍贵稀有的资源一样,脂肪因为变得难以取得,价值自然水涨船高。过去的年代里,脂肪是富裕、健康与美感的象徵,人人求「脂」若渴。

你可能很难相信,但人类对脂肪的着迷在历史上有迹可循。一八六六年,知名的「胖子俱乐部」(Fat Man’s Club)于康乃狄克州成立,秉持「心宽体胖」的理念,限制男性必须够胖才能加入。女性若想成为会员,最好也多参考《仕女家庭杂誌》(The Ladies Home Journal)的增重文章,或一八七八年出版的《迈向丰满之路》(How to be Plump)一书,养成以丰腴身材为荣的心态。名人不崇尚零号尺码,反而因多余的脂肪更受欢迎。

歌手莉莉安.罗素(Lillian Russell)体重超过九十公斤,但她的体型与天籁嗓音同样受歌迷欢迎,许多女性甚至会在衣服中填塞物品,只为了看起来跟她一样丰腴。而有老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之称的「钻石」吉姆.布拉迪(“Diamond” Jim Brady)之所以受大众欢迎,不只因为他家财万贯,更在于他的体重(一百三十六公斤)。

人们对脂肪的观点正在改变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歌手莉莉安.罗素(Lillian Russell)体重超过九十公斤。(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就连医师也替脂肪背书。他们提醒大众注意肥胖问题,但也指出脂肪可让人避免出现紧张等症状,甚至还可预防传染病。父母也会鼓励孩子不要怕胖,多吃一点。

这段期间堪称脂肪的全盛时期,因为能提供人体所需能量及象徵健康而受到爱戴,可惜这种现象没能持续下去。在美国,随着经济好转,粮食取得变得容易,脂肪也不例外。一项资源越充沛,就越不值钱,脂肪的价值因此一落千丈。

对脂肪的冷嘲热讽

企业要求员工保持身材以维持工作效率;军队也将精实身材视为爱国表现,曾有将领表示:「任何一个健康的正常人如果变胖,就是不爱国。」宗教领袖也呼吁信徒饮食不要过量,注意节制;减重医师也开始提供减肥的建议;如莉莉安.罗素等因臃肿身型风靡一时的名人受社会趋势所迫,不得不减肥。至于过去一度为富裕象徵的胖子俱乐部,也在一九○三年关门大吉。

大众对于脂肪的关注从一开始为了健康着想的善意提醒,很快便演变成鄙视和厌恶。日常对话开始出现「肥猪」及「胖子」等羞辱的字眼;卡通拿体型肥胖的名人开玩笑;甚至连将近一百四十公斤的前美国总统霍华德.塔夫特(Howard Taft)也难逃遭受嘲讽的命运,曾有报纸头条如此讥讽:「饭店淹水元凶塔夫特:庞大身躯坐进浴缸,溢出的水多到把餐厅里的银行家都沖走。」「卡在浴缸的塔夫特」的故事因此流传了好几年。

之后,用于计算营养分量的卡路里问世,标誌人类在体重控制上的重大进展。十九世纪,卡路里的定义为将一克水提升摄氏一度所需的热量。到了该世纪末,化学家威尔伯.艾华特(Wilbur Atwater)仔细研究人体如何将摄取的食物转换成能量。他让受试者待在密闭实验室,测量他们呼出的二氧化碳与吃完不同食物后所消耗的氧气量。根据研究结果,艾华特将卡路里作为食物能量单位,此后卡路里便成为衡量食物营养价值的标準。一九一八年,物理学家路路.翰特.彼得斯(Lulu Hunt Peters)将计算卡路里的行为视为发挥爱国情操的表现,并出版《饮食与健康,卡路里是关键》(Diet and Health: With Key to the Calories)一书,大卖二百万本,可谓第一本减肥畅销书。减重的商机逐渐开展。

之后,关于减重的各方建议越趋唯利是图,利用国人日益恐惧脂肪的心理大发利市。有人看準商机引进一些减肥玩意,希望能迅速获利,例如号称能快速飙汗、代谢脂肪的塑身衣,以及标榜加压推脂的嘉德纳按摩仪(Gardner Reducing Machine)等,三○年代更出现Fatoff与La Mar Reducing Soap等美体皂品牌,宣称用这些肥皂洗澡就能溶解皮下脂肪。一些商人打着减肥的旗帜成功致富,人们却依旧摆脱不了脂肪。

功效令人存疑的减重食品纷纷出笼,许多企业也赶搭减肥热潮大捞一笔。二○年代,鸿运香菸(Lucky Strike Cigarette)上市,挟着「不要甜头,只要好运」的广告口号,业绩成长了一倍。葡萄柚减肥法(Grapefruit Diet)也在社会上吹起一股风潮,据传葡萄柚含有燃烧脂肪的强力酵素,因此每餐都吃一颗葡萄柚就能有效减重。《酒鬼减肥法》(The Drinking Man’s Diet)一书则宣称伏特加、琴酒与威士忌都只有微量的碳水化合物,因此消费者可以大量饮用,平常吃牛排配美味沾酱之外,还可以来上一杯解腻。这本书在两年内狂卖二百四十万本,还翻成十三种语言出版。

商人不断开发各种减肥的行销方式。一九三三年,史丹佛大学的物理教授发现了二硝基苯酚(dinitrophenol, DNP),一种可藉提升身体热能以加快新陈代谢的物质。不久后,市面上的减肥药开始採用二硝基苯酚作为成分,然其具有死亡与眼盲等危险的副作用,至今仍有急欲快速减肥的消费者因服用二硝基苯酚死亡的案例。某些减肥者甚至会生吞绦虫卵,让这些寄生虫在体内成功繁殖后,帮助吸收自己吃进的食物并防止脂肪生成,并在达到理想体重后再服药毒死绦虫。吃进快三米长的虫子、让牠在肠子内吸取热量,再吞药毒死牠,听起来就像恐怖电影的情节。不过,对于减肥减成病态的人而言,这些都好过忍受身上那几公斤的脂肪。

随着美国社会的制度日益健全,减重产业也逐渐开枝散叶。自六○年代起,大型跨国企业开始取代居家减重顾问。Weight Watchers、Nutrisystem及Jenny Craig等大型减重机构成为市场主流。这项产业在组织良好的企业推动下蓬勃发展。

对抗脂肪

今日,对抗脂肪甚至成为一种可供观赏的运动。美国实境秀《超级减肥王》(The Biggest Loser)播映之初不被看好,如今却是电视史上最成功的节目之一。节目製作人J.D.罗斯(J. D. Roth)透露:「这个节目找参赛者比其他游戏节目还难,因为体型肥胖的人大多不好意思上电视。」他继续回忆道:「我还记得一开始筛选工作人员的情况。我们找来了一整个房间的参赛者,多半都是一副不想参加节目的模样。当时我才体会到,减肥实境秀是多幺令人尴尬的点子。」

然而,《超级减肥王》播了十七季后总计累积了六百万名观赏人次,还带动许多同质性节目一起挖掘人们对于脂肪又爱又恨的矛盾情结,包含《克丝汀的暴肥生活》(Fat Actress,胖女星克丝蒂.艾莉〔Kirstie Alley〕主演)、《重量级人物》(Heavy)、《真人秀:快乐减肥的一家人》(One Big Happy Family)、《爱的扶手》(Love Handles,即「腰间赘肉」)、《为婚礼瘦一圈》(Shedding for the Wedding)、《越跳越美丽》(Dance Your Ass Off)、《减肥部落》(DietTribe)及《我曾是个胖子》(I Used to Be Fat)等节目,收看的观众人次多达数百万。罗斯甚至还另外开了一个名为《彻底改头换面:减肥版》(Extreme Makeover: Weight Loss Edition)的节目,帮助那些比《超级减肥王》参赛者还胖的人减重。

如果我们不幸比一般人胖了一些,又身处一个不断要减肥的环境,对于自己与他人的看法又怎幺能不受影响?发现肥胖的问题易如反掌,将脂肪当成罪大恶极的敌人来对付却难上加难。我们花了数十亿元抵抗脂肪,使尽化学药物、手术设备、行为重建、运动器材和节食计画,但不论我们怎幺努力,脂肪还是一再出现,挥之不去。

显然,我们对敌人一无所知。新陈代谢不只是计算摄取和消耗多少卡路里这幺简单,因为人类不单只是燃烧热量的机器,还是集结了生物学、荷尔蒙、基因与分解营养的细菌的精密系统。因此,我们若想控制脂肪,就得更彻底地认识它。

或许,当我们越了解敌人时,也可能发现它其实没那幺坏。近期研究指出,脂肪可分泌人体所需的荷尔蒙、启动多项身体机能、增强免疫力,甚至还有助于长命百岁。不仅如此,科学家也在研究肌肉、骨骼与大脑等人体主要组织的过程中,发现干细胞能在不依赖食物摄取的情况下製造脂肪。

或许上天创造脂肪没有任何原因,不论我们再努力抗拒也只是在这场艰困战役中展开另一次的角力。如今,人类对于脂肪的新发现可能会使它再度受到尊崇,若真如此,也许金里奇就不必为体重感到难为情了。

金里奇当然不是唯一受肥胖所困扰的名人。金里奇受访的二十年后,另一位名人也成为华特斯辛辣话锋攻击的目标。二○一四年,知名主持人欧普拉.温芙蕾(Oprah Winfrey)受邀上节目。专访中,欧普拉畅谈事业与私人生活的点滴,最后华特斯问她,哪一件是她不做就会遗憾终生的事时,欧普拉犹豫了一会儿,回答:「与体重和平相处。」

这个答案令华特斯不可置信。她惊讶地大喊:「什幺?居然是体重!我以为你会说一些更有深度的事。」

欧普拉回:「不,就是体重这幺简单。我真的必须学着接受它。」

你猜如何?与欧普拉同病相怜的大有人在。

书籍介绍

《脂肪的祕密生命:最不为人知的器官脂肪背后的科学与它对身体的影响》,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席薇亚.塔拉
译者:张馨方

你或许不喜欢脂肪,但你的身体可不是如此。事实上,你的身体内建了许多紧捉住脂肪不放的防御机制!例如,脂肪能利用干细胞再生,在它感觉受到威胁时也会奋力提高食慾以防被消灭,甚至利用细菌、遗传与病毒来扩张版图!

想要瘦个十公斤?你得跟脂肪携手合作,一味对抗绝非上策。塔拉博士解释了你身上的脂肪如何影响你的食慾与意志力、它在受到攻击时会如何顽强反抗,以及它为何总能快速重回你身上。

《脂肪的祕密生命》糅合历史观点与最尖端的科学研究,揭露了脂肪的真实身分:它是个内分泌器官,而且只要存量组成、贮存部位得当,其实对健康大有助益。脂肪能促发青春期、延长寿命、帮助伤口癒合、让生殖与免疫系统正常运作,甚至足以影响大脑尺寸、左右你的思想与情绪!

塔拉阐述了遗传、荷尔蒙、饮食、运动,以及历史等複杂因素如何影响我们的体重。看完本书,你将大叹,原来脂肪这个能将自己扩大千倍的器官拥有许多令人意外的功能与影响,也能从作者的个人经验与书中所提个案中找到减重的可行方法。

人们对脂肪的观点正在改变


上一篇: 下一篇: